今日議題
  主持人:林圳
  同一個廣州,有三個棠下
  在廣州,同一個地名,所指向的有可能是兩個甚至三個完全不同的地方。
  比如,天河區有個棠下村(街),白雲區三元裡大道旁也有個棠下村,而蘿崗區九佛還有一村名為“棠下”。三個“棠下”的得名,各有來頭。天河棠下得自“村落建在甘棠樹下”;對於白雲棠下,《新市鎮志》記載“村民原住唐代長安附近,因躲避戰亂南下,取‘唐朝南下’之意名‘唐下’。後因村位於棠溪之南,久而久之名為‘棠下’。”根據《廣州市地名志》,蘿崗棠下“因村位於魚塘以下得名‘塘下’,後諧音‘棠下’”。
  另有一名“長湴”,天河、白雲各有一個。在羅沖圍公交總站,有46和259兩路公交車都前往長湴,一個是去天河區長湴,一個是去白雲區長湴,一些外地來客經常被搞暈。 (據20日《羊城晚報》)
  三員議事
  無可奈何的重名
  特邀議員
  林琴西
  地名相重現象,是一個既遺憾又有趣的歷史遺留問題。它是很難加以改變的,因為每一個地方都會堅守自己的名字。美國就有數十個叫格林維爾、叫富蘭克林的市鎮,從來沒有看見有哪個市鎮肯讓步把自己的名字改掉。世人只能分別為紐約州的格林維爾、俄亥俄州的格林維爾、密歇根州的格林維爾,等等。
  中國古代的處理方式是,把直隸省的通州叫北通州,把江蘇省的通州叫南通州。我們則可以把天河區的棠下叫南棠下,白雲區的棠下叫北棠下。
  從不會起名到起重名
  特邀議員
  何龍
  都說廣州人“會生小孩不會起名”,這一特點從廣州經過大張旗鼓地為“小蠻腰”徵名,最後卻起了個“廣州塔”這樣的俗名中可以看出。
  但再不會起名,也不應起重名。起了重名,讓人去錯地方抱錯小孩,這卻是個大件事。
  廣州有許多“村”問題不大,但有幾個“棠下”“長湴”,那就令人迷失了。看來文化有時也不僅僅是裝飾品。
  關乎民生之大
  特邀議員
  小喬
  重名之事,並不稀奇,也很難絕對避免。不獨地名如此,凡有名字處,莫不如是。由此而造成的尷尬趣事俯拾皆是。
  譬如人名,若有重覆,可以分個大李杜小李杜之類,不致形成太多的困擾。但地名卻不然,這不只是一個稱呼的問題,而是關係到民生的一個大問題。小則走錯路坐錯車,大則影響通訊地址、戶口登記。要改個地名,當然不能說是舉手之勞,但民生無小事,一勞永逸地改個名字,當然要遠比帶給百姓無窮的困擾來得實在吧,那又何樂而不為呢?
  (原標題:大城小議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vwcftgsu 的頭像
nvwcftgsu

林峰

nvwcftg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